樂文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黃巾神將 > 第633章 冬雪消融春日到

第633章 冬雪消融春日到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 www.bdeiic.icu】,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典韋出馬了,這一次他的兒子典滿,跟著出發了。

    如今的典滿人高馬大,騎在趙徽的黃獅子,與太史慈的白影的孩子身上。

    當初那匹黃白相間的丑馬,就算是長大了,也還是一樣的丑的。

    和典滿父子兩有的一比。

    典滿的戰馬雖然丑,但是完美繼承了黃獅子和白影的基因。

    如今長大后,也是體格雄壯,雙目炯炯有神。

    絕對不比趙徽的黃獅子差,甚至有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趙徽對典滿的培養,一直都沒有落下。

    不僅是趙徽,典滿是在典韋還有趙云太史慈這些猛人的手中長大。

    雖然如今還只是一個少年,但是典滿如今的實力,絕對比這個時期的典韋要強。

    不會輸給前幾年的趙云的。

    而且在趙徽的“逼迫”下,點滿也算是熟讀兵書了,只是不知道真的到戰場上,他能不能靈活運用。

    這是點滿第一次跟隨大軍出戰,而且就是一場叢林戰。

    相比其他戰場,在山地叢林的戰斗更加危險。

    更容易被伏擊,更容易被放冷箭。

    太行山還算好一點,環境不是很惡劣。

    要是去南方的山林,蚊蟲更是讓人受不了了。

    典滿騎著大丑,手里提著雙戟,很是興奮。

    他渴望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手中的雙戟,是黃巾寨中第一鐵匠,親手為他打造的。單個重達六十斤。

    比他父親典韋的雙戟還要大。雙戟的圓弧戟刃,像是兩把戰刀,達到了三尺之長。

    雙戟的手柄也要比典韋的那一對要長一點。

    雖然是第一次出征,但是典滿沒有一點緊張害怕。

    滿腦子都是戰斗的時候,要怎么殺敵,要殺多少人。

    至于戰場上的危險,他卻是想都沒想。

    以典滿的實力,只要不是中了埋伏,不要太過大意,戰場上想要殺他,也是非常困難。

    雖然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典滿的戰斗經驗非常豐富。

    每天都有軍中的高手,陪他過招。

    典滿雖然如今才十七歲,但是趙徽軍中,能打得過他的,一只手差不多就能數的過來了。

    普通的將領,三五個都不是典滿的對手。

    也只有典韋趙云出手,才能壓住典滿。

    但是想要勝過典滿,也要數十回合后才行。

    典滿手中的雙戟,比典韋的還要重。

    而他也還在成長中,過重的雙戟,讓他每次戰斗時,體力消耗非常快。

    原本是想給他打造單個四十斤重的雙戟,但是典滿自己卻不同意,要一步到位。

    雖然他現在用這對雙戟,不能久戰,但是對于他進步,卻是比拿四十斤重的要更快。

    典韋率領大軍,從太行山的北部進入,也沒有隱瞞消息。

    就是擺明了告訴公孫瓚,他要來剿滅他了。

    公孫瓚雖然躲在太行山中,但是對于外界的消息,也很是重視。

    他收到了典韋率領兵馬進入太行山的消息。

    但是他不知道,典韋是否已經知道他的位置了。

    還只是進山一邊搜尋他的位置。

    但是典韋的大軍進入太行山中后,公孫瓚的人也就不是那么容易發現他了。

    太行山太大。

    而且地形險峻,樹林茂密,野獸眾多。

    公孫瓚雖然進入太行山幾個月了,但是太行山的北部,對于他來說,還是禁地。

    幾個月了,他還是不知道黑風寨的具體位置。

    派去北部的斥候,總是沒有幾個能夠回來。

    能夠回來的,都是什么都沒發現的。

    原本公孫瓚還想,端掉黑風寨,來個鳩占鵲巢。

    但是損失了幾十個斥候后,他也只能無奈放棄對太行山北部的探索。

    龜縮在太行山中部區域。

    “現在冀州徐州有消息嗎?”

    趙徽派出典韋去剿滅公孫瓚后,他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南面。

    公孫瓚已經是一只困獸。

    趙徽無需在意。

    進入太行山,是讓趙徽不好剿滅他。

    但是等被典韋遇到,公孫瓚絕對沒有一分勝算。

    公孫瓚現在手里的五千人,都是普通的士兵。

    而典韋這次率領的軍隊,每一個士兵,都是經過叢林訓練的。

    如果說在山林外,公孫瓚有三成的勝算。

    那么在山林內,他一成的勝算都不會有。

    公孫瓚想毀掉幽州現在的繁華,可惜他已經吸引不了趙徽的注意力了,甚至都無法分散趙徽的精力。

    原本是因為雨季到來,糧草運輸不便,加之之前對峙時間過長,前面準備的糧草,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只是撤兵后,雖然雨季過去,可是冬日到來,大雪封路,大軍也不便行動。

    現在大雪已經開始融化。

    春天馬上就要到了。

    趙徽不想再給袁譚喘息的時間。

    袁紹還是沒有蘇醒,他的身體已經形如枯槁。

    現在就算他醒來,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

    春天后,他對冀州勢在必得。

    袁譚比不上袁紹,冀州現在也是人才凋零。

    袁譚實質上,也只是控制真冀州南部的三個郡。

    至于北方的幾郡,現在已經更偏向于趙徽了。

    雖然他們還沒有明確表示,會投靠趙徽。

    但是他們已經不在聽命袁譚,而且都在暗中和鎮守常山的趙云接觸。

    暗里表示愿意臣服,只要趙云開始攻打袁譚,他們愿為先鋒。

    特別是袁紹一直都沒有消息,他們越來越不看好袁譚。

    連袁紹都不是趙徽的對手,一個袁譚,帶著冀州剩下的這幾只小貓小狗,又怎么可能擋住趙徽的大軍。

    袁譚現在不過是茍延殘喘。

    如果這幾個月,他能夠整頓好冀州的力量,他們或許還會在考慮一下選誰。

    可是這幾個月,袁譚就只顧著防備袁熙,牢牢抓著他手里現有的力量。

    完全沒有建立起他個人的威望。

    冀州的力量,最重要的就是世家的力量。

    可是袁譚現在卻無法控制世家。

    現在冀州很多世家,都是不鳥袁譚。

    有一部分被袁熙拉攏了。

    愿意聽命袁譚的不過十分之一。

    而且田豐不在,對袁譚的影響很大。

    像荀諶等人,現在也不會全心全意的為袁譚著想。

    只要知道冀州現在形勢的,沒有人認為冀州還能擋住趙徽的大軍。
河河南省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