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權少獨寵:容少,領證吧! > 第598章 同父異母的姐姐

第598章 同父異母的姐姐

作者:靜香和胖虎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樂文小說網 www.bdeiic.icu】,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98章 同父異母的姐姐

    “老公,不要為了我跟媽媽吵架……媽媽不是故意為難我的。”徐子嬌握著季青峰的手,整個人不知是太過傷心還是怎么,渾身輕輕顫抖,看起來好不可憐。

    季夫人聽得卻是牙齒緊咬。不時故意為難?那意思就是她這個當婆婆的的確為難她了?

    季青峰從小習慣了對母親言聽計從,剛剛情緒紛雜對母親發火,心里多少有些愧疚,這會兒聽徐子嬌這么說,表情微動。

    徐子嬌深知季夫人在家里的話語權,以及在季青峰心中的地位,早就料到季青峰不會為了她真的跟他母親產生嫌隙,立即順勢做出大度的姿態:“老公,你讓我自己跟媽媽好好聊,好嗎?媽媽好像對我……和我母親有誤會,我、我跟媽媽解釋清楚……”

    季青峰正愁著怎么緩和跟母親只見緊繃的氣氛,見徐子嬌為他鋪好臺階,暗暗長舒了一口氣,心里對徐子嬌更多了幾分憐惜:“好,聽你的。”

    旋即,扶著徐子嬌,說:“解釋就解釋,用不著跪下,你現在是什么身體,別人不知道,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快起來……小心點。”

    冷眼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里,季青峰看起來竟然像是比以前還要更愛護這個女人,季夫人覺得額角發脹。

    季夫人冷哼一聲,嘲諷地說:“既然愿意跪,就給我繼續跪著!不止是她,就是你跪下,我也受得起!”

    徐子嬌堪堪站穩,聞言腳下一軟,看樣子是真的要再跪下去。

    “媽,嬌嬌懷孕了!”季青峰急忙道。

    “什么?!”季夫人動作一頓,驚訝地看向靠著季青峰,一副嬌弱無力模樣的女人。

    她竟然懷孕了?她、她就要抱孫子了?

    “幾個月了?”

    季青峰埋怨地看著母親說:“兩個多月了,您也真舍得,讓自己的兒媳婦和未來孫兒跪著跟您說話。”

    季夫人眼中一亮,忍不住嘴角上揚,可這笑意才冒頭一般,卻又忽然僵住了——那……那要甩掉這個女人豈不是更難了?

    徐子嬌委屈地微微低著頭,卻不時用眼角余光留意季夫人的態度。此時,見她表情糾結,一會兒高興一會郁悶,徐子嬌心眼兒多,肚子里繞了幾圈,心里多少也猜到了季夫人的想法。

    雖然心里把這作怪的老巫婆罵了個狗血淋頭,但徐子嬌也知道,現在季家,依然是季青峰的父親當家,她如果還想跟季青峰繼續下去,就必須討好季夫人,把她心里的疙瘩給去掉。

    一開始,她的確不知道季夫人是抽什么瘋,好像一夕之間就對她怎么也看不順眼。雖然和季青峰順利領了結婚證,但是徐子嬌也知道,她還沒有完全被接納,因此在季夫人面前,她一陣謹小慎微,實在對季夫人突然變得惡劣的態度摸不著頭腦。

    好在徐子嬌從季青峰還在跟徐子蕎交往時起,就花費了許多心思拉攏季家的下人們,她深知自己的處境,因此即便順利上位,也沒有在這些下人們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脾氣,私下里仍然各種好處地往這些人手里送。到現在,打探一點季家的小消息,對她來說易如反掌。

    只是她沒有想到,季夫人對她態度轉變的原因,竟然是聽了不知哪里來的小道消息,說她母親是徐文儒養在外面的情婦,而她徐子嬌,根本不時什么正正經經的大小姐,而是個徹頭徹尾的私生女!

    為什么會有這種消息傳出來?!

    徐文儒是最近十年才帶著產業成功回到B市,他跟原配的那些過去發生在十多年前,而且離B市更是天高路遠,除非有人刻意去查,否則B市的圈子里應該不會知道這些陳年往事,特別是徐文儒自己也恥于提起原配,并且竭力隱藏舊事的情況下。

    難道是徐子蕎?

    這個念頭一出現在徐子嬌腦袋里就再也甩不掉,因為這她聯想到了她爺爺徐老爺子手里的公司股份……或許,這是徐子蕎準備爭奪公司股份的一個跡象?先放出她的身份的傳言,先一步把控住輿論,對徐文儒這樣愛面子和名聲勝過一切的人,輿論會不會對他的判斷造成影響,徐子嬌沒有把握。

    徐子嬌閉了閉眼睛,穩下心神。

    不管這個傳言是怎么出現的,眼下,她必須把季家這一關平安度過才行。

    “媽媽,我不知道是哪個壞心眼的,見不得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在您面前胡說八道,詆毀我母親,但那些都不是真的!”徐子嬌期期艾艾地說,淚珠欲落不落,叫人看得心生不忍。

    “呵呵,到底什么不是真的,我有腦子,自個兒能掂量。”季夫人胸口還殘留著氣急的疼痛,懶得多看徐子嬌一眼,側身往身后的沙發上一坐,冷聲說,“行,我給你機會,讓你說。免得以后散了,還留給你個話柄,說我們季家欺負你一個外人……”

    徐子嬌像是被季夫人得話刺得承受不住似的,身子虛弱地晃了一晃。

    “媽,嬌嬌是我妻子,是你的兒媳婦,怎么能是外人。”季青峰頓時不忍,不由出聲緩和道。

    但季夫人才剛剛被他氣得肺管子都疼了,現在他開口,不僅沒有緩和氣氛,更讓季夫人有種兒子娶了媳婦忘了娘的憤怒,登時狠狠瞪了季青峰一眼。

    季青峰頓時沒了聲音,他一向不敢跟母親硬碰硬。

    徐子嬌連忙握住季青峰的手,善解人意勸道:“老公,你讓媽媽問吧。我是什么樣的人,你是知道的,媽媽只是被外人欺騙了而已,只要我解釋清楚,咱們一家人,還是和和睦睦的。”

    季青峰看向徐子嬌的目光,頓時更加滿意了。

    他是個男人,并且是個從小生活在母親的絕對掌控之下的男人,他性格中的弱點,如同他的優點一樣顯而易見。有強烈的掌控欲,渴望得到他人的崇拜,但是同時又十分軟弱,對身邊的人充滿了依賴。

    這一切,徐子嬌都做得很好,就如同現在一樣。

    “媽媽,您有什么疑問,盡可以問我,我絕不欺瞞,您甚至可以事后找人去查。”徐子嬌道。

    “你是不是有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沒想到,季夫人的第一個問題,就讓人僵住了,只是這僵住的人,不時徐子嬌,而是季青峰。

    “是。”徐子嬌微微轉頭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季青峰,垂放在身側的手指狠狠摳著自己的腿。

    他……還想著徐子蕎那個賤人!

    季夫人哂笑:“你姐姐的母親,是不是你父親的發妻?”

    “……是,但是我過去的事情,有很多復雜的東西,一時半會兒我沒法解釋,但是我母親不是您想象的那種女人。”徐子嬌點頭。

    “聽說,你那個姐姐,只比你大了一歲,而她的母親,是在她七歲的時候離世的……致死都是徐夫人。”

    她狠狠咬了咬下唇,這一次,她沒有試圖解釋,反而說:“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媽媽您也認識,就是……徐子蕎。”
河河南省快三走势图